美军F-35B战斗机在"黄蜂"号上起降高清大图
来源:美军F-35B战斗机在"黄蜂"号上起降高清大图发稿时间:2020-03-31 07:03:58


△ 当地时间3月27日,首尔江北区工作人员给我快递来了一瓶洗手液、一包普通口罩、消毒喷雾、橙色医疗垃圾专用垃圾袋以及一支快速测温计。此外,包裹里还有一个写有我的姓名、住址及详细隔离日期的文件,文件上还说,如果不严格履行隔离义务,我将会面临最高300万韩元的罚款。

△ 当地时间3月24日凌晨,穿防护服的司机准备转运我们到隔离点。

△ 当地时间3月22日,法国巴黎,空姐戴着口罩给旅客送餐。

△ 当地时间3月23日,韩国首尔仁川国际机场,等待检疫入境的队伍。

因为我有些许咳嗽症状,工作人员提示我去下一个检查口接受专业医生检查。其中一位医生看了我的材料,询问了咳嗽症状后说:“你从欧洲来,又有咳嗽症状,必须在机场再接受进一步详细检查”。

当时的巴黎,从3欧元飙升到9欧元一个的口罩也已经断货,大部分公共场合基本没人戴口罩。

我连忙在排队间隙下载了app,输入电话、姓名、护照号码等信息,认证成功后,跳出了一个“每天自测诊断检查”选项:包括是否发热、咳嗽、咽喉痛及呼吸困难四个项目,如实回答后提交,就完成了当日自我检测。

北京小汤山医院接收机场待筛查人员35人 有1例确诊

第一站是检疫部门,等待检疫的队伍长得看不到尽头,不断有更多旅客过来排队。

10分钟车程后,我们到达了一个名为ORA的酒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