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韩防长在五角大楼会晤
来源:美韩防长在五角大楼会晤发稿时间:2020-04-05 03:06:11


△世卫组织总干事高级顾问布鲁斯·艾尔沃德

事实上,中国始终坚持公开、透明、负责任原则,与包括美国在内的国际社会开展合作。中国最高领导人与多国领导人就疫情防控进行通话,在二十国集国领导人应对新冠肺炎特别峰会上提出倡议。中国已宣布对80多个国家及国际组织提供紧急援助,并派出医疗组、专家组赴多国进行救治。中国的一整套诊疗技术文件,也及时分享给了全球180个国家、10多个国际和地区组织。

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(试行第七版)》中提到,新型冠状病毒特异性IgM抗体多在发病3-5天后开始出现阳性,IgG抗体滴度恢复期较急性期有4倍及以上增高。杨占秋对《环球时报》记者解释,IgG抗体呈阳性说明至少在一个月以前就被感染过。

法国一位专家撰文指出,中国同美国及其盟友正在围绕新冠疫情进行一场“宣传战”。依我看,如果有什么宣传战的话,中国是以事实为依据,宣传自己的抗疫成就,而美国等西方国家的某些人则是无视事实,编造谎言,糊弄本国民众。

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以近乎惨烈的方式证明,人类是命运共同体。唯有团结合作,才能共克时艰。但在西方舆论中,总有人喜欢把疫情政治化,对中国进行无端指责和污名化,把中国当成“替罪羊”,向中国“甩锅”。

新冠病毒到底什么时候开始在各国流行的?这个问题在杨占秋看来其实并不难找出答案,“只要将当时有疑似症状的人的血清样本拿出来进行检测就可以了。”杨占秋告诉记者,临床医生是否会保留病患的样本他不太清楚,但自己的研究团队经常会保留几十年的血清样本,“所以,从学术研究角度,我建议世界卫生组织牵头呼吁对更早有疑似症状的患者进行IgG抗体检测,确认他们是否曾感染过新冠病毒。”

Peter Antevy表示自己在1月份第一个星期出现疑似症状,一些网友也表示自己曾经在那时出现过相似症状。

过去两个多月,中国与来势汹汹的病毒打了一场硬仗,终于取得疫情防控阶段性重要成效,为世界筑起了第一道防线,争取了宝贵的时间。为此,中国付出了巨大代价与牺牲。

“一月份,我病得很重(像流感一样,但情况更糟),连续两天没有入睡,几乎要进急诊室。我不知道那是什么,今天,我检查了新冠病毒抗体的状态……显示IgG+(过去感染的迹象)。心情复杂,明天将重新测试。”24小时内,Peter Antevy的这条推特收获3600多条转发,在回复留言时,他表示,自己出现上述症状是在一月份的第一个星期,他还透露患病时人在美国。

为什么这时候炒作“低估死亡人数”的说法?当前欧美国家疫情飞速发展,感染人数呈指数级增长态势,死亡人数也在惊人地增加。截止目前,美国确诊病例已超过30万,死亡8000多人。疫情发展令许多西方人忧心忡忡,也令其反思为什么中国能控制住,他们却做不到?“低估数据论”能让某些政客、媒体心安理得地为本国控制不住疫情、病例增加速度之快、死亡人数之多找到合理的理由。